1. LBRNEWS | 天秤币资讯首页
  2. 文章分类
  3. Libra天秤币新闻

专访Three Arrows创始人:社区而非 VC 推动了 DeFi 繁荣,DeFi 去中心化是个过程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

详情页1

著名加密货币研究者、Uncommon Core 主持人 Hasu 最近在播客节目中与对冲基金 Three Arrows Capital 的联合创始人 Su Zhu 探讨了当前 DeFi 热潮中一些热门话题,尤其是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的冲突,其中一些观点颇值得关注。

专访Three Arrows创始人:社区而非 VC 推动了 DeFi 繁荣,DeFi 去中心化是个过程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

Su Zhu 认为:

  • 不能指望 DeFi 这些东西被构建出来就立即实现去中心化
  • 预言机层要想完备还需要很多年时间,在完备之前是做不到真正的去中心化的
  • DeFi 项目很难在获得资金、吸引人才、去中心化、提供用户真正想要的产品之间取得平衡
  • DeFi 产品的采用最终将会集中于亚洲
  • 加密 VC 领域存在问题,很多团体都习惯跟风,这样积聚了风险

Hasu:DeFi 现在正是个热门话题,看上去前途无量。不过,我也听很多人说,这所谓的「去中心化协议」都是镜中月、水中花,人们会说,每个 DeFi 协议「都是秘密中心化的」。以管理密钥或治理代币为例,在 Maker 协议上,如果有人控制足够数量的治理代币时,可以基本操控治理合约,并在任何时间点分叉出他们想要的任何规则。另一件重要的组建是预言机,人们说,这些(预言机)「都是几乎中心化控制」的。例如,以 Compound 协议为例,可能是公司内部的人来管理预言机,他们甚至不公开有多少不同的预言机,也不公开它们是如何工作的等信息。你如何回应这类说法?

Su Zhu:我认为这些只是现在的事实,你不能指望这些东西被构建出来就立即实现去中心化。原因是,必须有资金来支付给开发人员,必须有能力在某些方面改变一些一开始不起作用的事情。所以,如果你在开始的时候就把它直接交给社区,那么你将永远不会有足够的资金来构建你的产品,也无法从你所做的事中提取某种价值。

其次,如果你只是把它们交出去,你也将无法正确地进行升级。

2017 年时,我们看到过很多中心化团队搞的骗局。那个时候,中心化几乎就意味着是一个骗局。但是,DeFi 中的每一个协议,我相信他们有发展路径,有一路线图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去中心化,很多都与他们在各种时间点可用的资源相挂钩。

至于预言机这个问题,你知道,他们必须拥有几个非公开的预言机,因为预言机层要想完备还需要很多年时间。在完备之前是做不到真正的去中心化的。

你责怪他们在去中心化真正可行之前就开始构建各种产品,我认为有点太苛刻了。相反,在完全去中心化之前,他们应该吸引大量的资本,但这取决于他们自己的道德水准有多高。如果他们是善良的,我个人觉得为什么不这么动手干呢。但是,如果他们到处吸金数十亿,锁定这些资产,然后卷钱跑路了,就很不好了。

我认为人们可能很容易陷入一个心态:它是去中心化,它就是好的,如果它不是去中心化的,它就是坏的。在实践中,产品是以去中心化为目标的,但它们不可能一开始就去中心化,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项目真的已经到了完全去中心化的程度。

Hasu:去中心化不仅仅是一种时尚,它本身不是目的,去中心化往往是达到目的的手段。在我看来,这是承受监管的能力。因此,很多加密货币的唯一目标是监管套利,因为不使用区块链效果会更好,对吧?

Su Zhu:是的,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, 所有的 DeFi 团队某种程度上讲都很失败。因为他们仍然非常公开, 他们在 Twitter 上发言, 他们在 Medium 博客上写文章。他们无处不在,参加所有会议。他们害怕去做有点危险的事情, 对不对?因此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协议去合成股票类的东西。你想过为什么没有呢?我认为这个问题又回到我原来的点,即你需要吸引人才来构建这些东西、需要真正的技能来建立这些东西,不是人们一觉醒来,这些东西就莫名冒了出来。在现在或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点,我认为会有非常酷和更具颠覆性的东西被发布出来,有点像区块链的原始愿景。

我必须说,理想中的东西非常迷人:让人们聚在一起,想出好点子,干出来,然后发布人们用起来,一切运转正常,也没有人试图从中获利。但是不幸的是,这不是现实世界,即使是资金雄厚且历经多年开发的产品,开发工作仍在进行中,仍然不断发现有漏洞。就拿智能合约审计来说吧, 如果是一个没有资金的团队,一个贫穷的匿名团队,谁来支付你的产品审计费用?

Hasu:是的。可以将 DeFi 项目与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样的项目(主要是比特币)进行比较。在很长的时间里,是由核心开发人员来进行审计的。 比特币就像拥有数十名不拿薪酬的审计人员。 当项目具有强大的意识形态基础时,可以这样做,但对更平凡的金融服务而言,很难做到这一点的。

因此,DeFi 项目很难在获得资金、吸引人才、去中心化、提供用户真正想要的产品之间取得平衡。在我看来,用户真正想要的东西就是那些可能会违反监管法规的服务,而 DeFi 的发展程度还太能够提供这些东西,比如讲标普 500 成分股票合成资产或特斯拉股票合成资产等等。

还有一个治理的话题很有意思:谁来控制这些 DeFi 协议? 我认为对于 Maker 和 Compound 来说,主要投资者都来自美国。 A16z 在这两个项目中是最大的投资机构。A16z 本身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基金,他们可能必须遵守法院命令或别的东西。 因此,我在思考……在美国构建 DeFi 协议有什么利弊,还要思考,比如你的公司和主要投资者都在美国,你是否愿意让这个新兴的 DeFi 协议离开美国迁往亚洲或瑞士?

Su Zhu:我认为 DeFi 产品的采用最终将会集中于亚洲。由于目前这些项目的难度很高,因此很多此类项目的开发人员都在美国。 但很快会出现变化,因为 DeFi 应用确实需要相吸引用户,并且需要与人们的实际需求保持联系。最近出现了许多很好的项目,它们都在亚洲。

我还想说说代币分配问题。你提到的 Maker 和 COMP 的问题,也是我经常纠结的问题。我认为 VC 的目标是最终退出,然后将赚的钱返还给有限合伙人。 那种想法显然不是你所支持的项目的目标,对吧?

你支持的产品希望是不朽的,对不对? 他们希望能够顺利进行治理,并实现大规模采用。但是,支持这些项目的资金最终需要退出,投资方需要考虑如何让代币价格走高,或如何退出,而这可能对团队不利——高昂的代币价格可能不利于采用,但是投资方需要代币价格很高,这肯定会阻碍 DeFi 的发展。

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你知道过去几个月中的一些红极一时的项目,例如 Aave (其代币是 LEND),LEND 价格上涨了 50 倍,还有 Synthetix 的代币涨幅也达到了惊人的倍数。这两个都是非常草根的以太坊项目,有非常多匿名的用户和贡献者社区,并且与 VC 的思维方式有很大不同。 而且,我认为在 VC 领域也存在问题,很多团体都习惯跟风,如果 A16z 做一笔交易,那么每个人都想做同样的交易,出现了许多基金随后相互投资的情况。 我在 2018 年末发表了一篇关于这方面问题的文章。如果你研究过有多少这样的基金相互投资,就会了解到对于这个领域来说,这种做法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,因为它们都想掩盖住对方的屁股。

你想想 Coinbase 黑帮,然后再回溯一下有多少 VC 支持 Coinbase,再返回去看看 Coinbase 给多少这些 VC 支持的代币挂牌交易。所以我在思考,在 DeFi 领域也是如此吗?答案是肯定的,它严重阻碍了 DeFi 的发展,因为他们无法承担风险,无法提出解决实际用例的项目。他们必须考虑如何讲好故事,如何推高市场价格,如何将目前的投资放入下一个基金募资的 PPT 中。

但我认为过去几个月来,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在整个 ICO 宣告死亡之后,只有超蓝筹基金才能够筹集资金,其他基金则难以筹集资金,因为投资者现在考虑的更加精确,他们知道资金分配也有很强的幂律分布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8btc.com/article/644084
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经授权后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Libra资讯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bitcoin
Bitcoin (BTC) 90,367.09 1.21%
ethereum
Ethereum (ETH) 2,597.26 0.73%
usd-coin
USD Coin (USDC) 6.73 0.13%